南宋高宗绍兴十一年(1141)七月,岳飞率领的抗金大军取得了郾城大捷,前锋已抵朱仙镇。扫荡金人、收复中原已势如破竹,南宋抗金战场面临从未有过的大好时机。岳家军正准备直捣黄龙府,完成精忠报国的夙愿,宋高宗却一连发出十二道金牌,不容争辩地立召岳飞班师。岳飞万分痛心,无奈之中唱叹“十年之功,废于一旦”,违心地班师,使抗金大业付诸东流。

image.png

小小的金牌,威力无比,因为它是直接代表皇帝旨意的信物。人们以为,帝王之用,非金即玉,金牌当为黄金制造,至少也应有黄金作饰物。清代俞正塑《癸巳存稿》中,就有“截金为牌”之语,现代的一些书籍也是如此介绍。

金牌到底是不是以金制作的呢?有学者引沈括《梦溪笔谈》的记载,认为金牌是宋代邮释与牌符制度的一种形式。宋代释传分步递、马递、急脚递三等,其中以急脚递速度最快,日行四百里,一般用于军事活动。

image.png

宋神宗熙宁年间(1068—1077)增设了“金字牌急脚递”,如同古代的“羽檄”(汉代以木简为书,长一尺二寸,称为檄,用于征召。有急事时,即插上羽毛,以表示十万火急)。金字牌是用木牌涂上红漆,写上金黄色的字,十分耀眼,传递时“过如飞电,望之者无不避路”。它的速度是日行五百多里,遇到紧急的机密军务,由皇帝亲自发出,三省枢密院也不得与闻。

此外,《宋史·岳飞传》《大宋宣和遗事》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等史籍中,记载的都是“金字牌”而不是“金牌”。由此看来,金牌只是朱漆、金字的木牌而已,并非人们想象中的具有帝王之尊的“黄金牌”。

image.png

有关十二道金牌的又一个疑问是:岳飞生前所收到的诏命御札,都收录进岳珂所编的《金伦稡编》中,为何唯独不见这十二道金牌的内容?其次,临安到郾城大约有二千里,金字牌日行五百多里,也需要四天才能赶到。第一道命令发出,尚不见反应,何以接二连三,以至于十二道之多?历史上是否真有过十二道金牌急召岳飞这回事?

让岳飞饮恨悲叹、壮志难酬的十二道金牌,难道真是小说家的杜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