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熙凤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将他害死

毒设相思局

让我们再回到原来的话题上,如果被养的“小叔子”是贾瑞这个这个推论能成立的话,那么王熙凤为什么不继续把这个“小叔子”养下去,而要“毒设相思局”把他杀了呢?

贾瑞和王熙凤之间不存在政治上或经济上的矛盾;也不存在财产继承权之类的矛盾。倘若王熙凤真要维护封建道德,那么完全可以采取公开的形式,可她却偏要满着贾府上上下下像卖笑妇似的诱以色相和甜言蜜语,偷偷摸摸地设下圈套,两次让贾瑞在漆黑的穿堂和空屋里,饱受侵肌刺骨的寒风不说,还挨了一桶屎粪。这种手段够肮脏也够狠毒的。

王熙凤如此的憎恨贾瑞,必置他于死地的原因到底是什么?究其根源,是因为贾瑞这只“癞蛤蟆”竟然想吃起“天鹅肉”来。贾瑞的“癞”不只是样子长得不及贾容“清秀”,而且还因为他的社会地位也太“癞”——破落户教书匠贾代儒的子孙。而“模样儿极标致”的王熙凤,贵为“龙王”都“来请”的王家千金,又是贾府里的女掌权人,怎么会容忍这只“癞蛤蟆”来吃“天鹅肉”呢?这对王熙凤来说,简直就是一种不可原谅的亵渎!就是以下犯上!在这种心理的支配下,置贾瑞于死地就有了较充足的理由了。可是我们不仅又要问,既然如此,王熙凤这只高贵的“天鹅”当初为什么又要养这只“癞蛤蟆?呢?作者没有交代,我们也只能做些猜测了:也许是为了满足一时的欲望;也许是有什么把柄落在贾瑞的手中而用美人计将它索回;也许是为了对丈夫贾琏在外拈花惹草的一种报复……

总之,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,反正贾瑞对她已经没有用了,如果贾瑞是个明白人,从此远离王熙凤,也许尚可逃杀身之祸,可谁知道他偏又自不量力,趁到贾府去赴宴之机,又色胆包天地去找王熙凤,所以才会说出那句“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,不是我是谁”这句得意而又略带威胁性的话来。贾瑞之所以敢用这种不敬的口气跟王熙凤说话,不正是仗着他和王熙凤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吗?可是她没有料到,王熙凤岂是那种受人要挟的人?于是,心狠嘴甜的王熙凤便便因此对他起了杀心。

为了报复贾瑞对他的不恭,为了让贾瑞知道她的“手段”,她对色迷心窍的贾瑞“因势利导”,两次三番地诱惑他,在王熙凤这些难以抵制的挑逗下,贾瑞终于一步一步地走进了王熙凤为他设下的 陷阱,至死都没有摆脱王熙凤对他的“招手”。

贾瑞是谁?

贾瑞,贾府义学塾贾代儒的长孙。贾代儒如果有事,即命贾瑞管理学中之事。他是个最图便宜没行止的人,每在学中以公报私,勒索子弟们请他,后又助着薛蟠图些银钱酒肉,一任薛蟠横行霸道,才引起书房里的一通大闹。在宁府庆贾敬寿宴时碰上凤姐,又动了勾引之意。王熙凤假意与他周旋,最后,贾瑞丧命于王熙凤设计的相思局。

读过《红楼梦》的人没有不知道王熙凤的。这只“冰山上的雌凤”,出身于“龙王来请”的金陵世家。那是一个曾一度垄断了大清帝国对外贸易和外交关系的大家族。长大后,在四大望族为巩固权势而进行的联姻中,她又嫁到了“白玉为堂金作马”的贾家,并且成为这个封建贵族大家庭的女性掌权人。作为荣国府的管家奶奶,管理家政上,她简明能干,又巧于应酬。但她的身上又集中了剥削阶级冷酷贪婪的本质特点。为此,她不顾“旧家规矩”,也不信“阴司报应”。所以得了个绰号叫“凤辣子”。为了达到个人目的,她先后害死了好几条人命,确实是心狠手辣。

通览《红楼梦》全书,王熙凤害死人命都是有一定的目的的,如:她“弄权铁槛寺”害死张金哥这对未婚夫妻,是为了得到三千两酬谢银子;她“弄小巧用借剑杀人”害死尤二姐,是为了除掉与自己争宠的人,以便保住自己琏二奶奶的位置;她想害死尤二姐的未婚夫是为了灭口……而她“毒设相思局”处心积虑地害死贾瑞,却找不出很明显的理由来。王熙凤虽然是个很残忍的人,但她要害死一个人总该有一定的动机和目的才符合常情。特别是在害死贾瑞的方式上,她手段十分毒辣,布置也非常周密。而且要置贾瑞于死地的心情也显得格外迫切,表现的也十分主动。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这个问题不由不引起人们的深思。

要解开这个谜,还得从该书的第七回焦大酒后的痛骂说起。

这一回,实质上是作者通过焦大之口,对贾府的肮脏内幕作了淋漓尽致地揭露,无情地撕下了贾府竭力遮盖的面纱,毫不留情地揭示出那个“花柳繁华地,温柔富贵乡”的贾府不过是个藏污纳垢、糜烂腐败的牢坑!焦大醉骂中有几句很关键、很有分量的话:

“我要到祠堂里哭太爷去!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!每日家偷狗戏鸡!爬灰的爬灰,偷小叔子的偷小叔子!我什么不知道?!……”

这几句话“唬得”众小厮“魂飞魄丧”,于是,“用土和马粪满满地填了他一嘴”。由此看来,焦大所骂的人和事并不是酒后的胡说八道。

焦大骂的“爬灰”显然是指贾珍和他的儿媳妇秦可卿乱伦之事,这一点早有定论。在此不必多说。至于“养小叔子”一事,问题就不那么简单了。

王熙凤养“小叔子”

首先可以肯定的是,养“小叔子“的人是王熙凤,这一点历来也没有什么疑问。从焦大的痛骂中也可以得出这一结论。因为焦大醉骂的时候,贾容正送王熙凤和宝玉的车出门,作者在书中特意点明:“凤姐和贾容也遥遥地闻得,便装作不听见”。为什么明明听见了却偏要装作“不听见”呢?无非是心里有鬼罢了。可见,焦大的骂正是冲着王熙凤的。

养“小叔子”的人是王熙凤,那么被王熙凤养的这个“小叔子”又是谁呢?过去不少人认为。这个“小叔子”是常与王熙凤眉眼传情的贾容,我认为这是绝对的误解!因为贾容是“草字头”一辈的,因此,他是王熙凤的侄子,不是小叔子,所以,即使王熙凤与他之间真的也有什么不正当的暧昧关系,但这“小叔子”也决不是指贾容,而是另有他人。

在荣宁两府里。可称作王熙凤小叔子的人只有宝玉和贾环,这两个人当然不会与王熙凤有任何不正当的关系。因此,这个“小叔子”只能从贾家同族中其他“玉”字旁的人物去寻找。贾府义学中有个教书先生叫贾代儒的便是贾家的同族人,他的孙子贾瑞就是“玉”字旁的,与宝玉、贾环是同一辈的人。也就是说,他也是王熙凤的小叔子。

《红楼梦》第十一回中,写到王熙凤与贾瑞在花园中偶遇,贾容调戏王熙凤的口气就显得颇为奇怪:-“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?!不是我是谁?!”,王熙凤回答的也很奇怪:“不是不认得,猛然一见,不想是大爷到这里来……”。从这段对话中可以看出,贾瑞对王熙凤的调戏显得十分的突兀,王熙凤的厉害在贾府中是尽人皆知的,贾瑞又非贾府的嫡系子孙,如果没有某种特殊的关系,他怎敢如此大胆呢?而且那句:“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?不是我是谁?!”这种说话的语气也不像生疏人之间的口气。并且,若仔细品味一下,还可以从中发现这句话中似乎还夹有一种威胁的、得意的口气。

在此,我们先来看一下《红楼梦》一书在创作上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,就是书中人物、情节皆有对称成双的特点。如:人物的对称较为突出的有:黛玉与宝钗;晴雯与袭人;凤姐与李纨;宝玉与贾环等等。情节的对称成双在书中也有许多,较突出的如:第十九回的《情切切良宵花解语,意绵绵静日玉生香》;第二十七回《滴翠亭扬妃戏彩蝶,埋香冢飞燕泣残红》等。再联系作者将贾瑞之死写在第十二回,秦可卿之死写在第十三回的情节安排,说明作者是将这二人之死对照着往下写的:秦可卿死于“爬灰”,贾瑞死于“养小叔子”。

这一点也符合上述情节对称成双的特点。它揭露了贾府这个“富贵温柔乡”中的贵族阶级荒淫无耻的糜烂生活,不管是男性掌权人还是女性掌权人均以玩弄异性来取乐,而他们享乐的后果是导致这些被玩弄的异性的死亡。应当说。作者在这里暗示得是很清楚了的。

综上所述,我们可以推断,在未经改动的《石头记》原稿中,贾瑞与王熙凤的关系可能并不像我们现在见到的那样“干净”;而是有着某种见不得人的暧昧勾当。这样,才能解释为什么焦大骂“养小叔子”时王熙凤一改平日不饶人的习惯而装着没有听见了。不难看出,这个“小叔子“指的就是贾瑞,而养”小叔子“的人就是王熙凤!作者虽然将这些情节删掉了,但删的很巧妙,闪闪烁烁,欲盖弥彰。看得出来,在对删节的处理上,也充分表现了作者大作家的手笔。删的格外传神,使读者能从中窥视出事情的真相。这一点在秦可卿之死中表现的也很明显。如:听到秦可卿的死讯,“贾府上上下下都有些疑惑”,既然秦可卿已经病了半年之久,“疑惑”从何而来?这是疑点之一;疑点之二是可卿死后作为公公的贾珍竟然哭得“泪人儿”似的,难道不违反常理吗?疑点之三是可卿的两个丫头,瑞珠触拄而亡,宝珠则愿为义女,请任摔丧驾灵之任。平日可卿待这两个丫头并无多少情分,至于为她这样做吗?所以,这些都是作者故意留下的蛛丝马迹,让读者自己去领悟真相。

目的和动机都是较为复杂

由此可见,王熙凤杀死贾瑞的目的和动机都是较为复杂的。

首先,是王熙凤长期处在优越的贵族地位上,养成了惟我独尊的霸道作风,她不能容忍任何人对她的哪怕一丁点的不恭。包括她的叔伯、妯娌|甚至丈夫,为此,她曾经在她的生日里因为“泼醋”而大闹荣国府,将丈夫贾琏收拾得有口难言;也曾经大闹过宁国府,将贾珍和尤氏骂得狗血喷头。鉴于此,她怎么能容忍“癞蛤蟆”似的贾瑞对她的无理呢?

其次,王熙凤虽然做了许多不体面的事,但她表面上又是最要脸面的人。她不愿意再与这只“癞蛤蟆”保持暧昧关系了,(原因有二:玩腻了,或者目的已经达到)但贾瑞却又来纠缠,甚至说出些带有威胁性的话,王熙凤岂能不杀他灭口?因为毕竟堂堂的管家奶奶与穷酸鬼混不是一件什么体面的事。

其三,也许仅仅是因为贾瑞不自量力,竟敢继续去纠缠王熙凤,杀他是为了让他也为了让别人“知道我的手段”,从而达到一种心理上、精神上的满足。

其四,是她出身于买办资产阶级雏形的家庭中,所以,她的身上不仅有封建贵族阶级的“旧恶”——贪财、专制、虚伪、残忍;也有资产阶级的“新恶”——自私、冷酷、以自我为核心等。正是这种家庭才调教得出她这样具有双重恶习的人来。